南湖新聞網

香港深圳物流 > 新聞 > 人才培養 > 正文

【香港深圳物流】“我就這樣成為了華農人”

核心提示: 匯八方才俊,育獅山英才。本文采訪了2014年以來入校就職的幾位老師,記述了他們來到學校前後的故事。

編者按:至天下之治者,在人才。人,永遠是事業發展的第一資源、關鍵要素和最活躍因子,這是古今中外顛撲不破的真理。第十次黨代會總結學校優良辦學傳統之一就是“人才強校”,並將培育新時代“兩鄧一張”式領軍人物列為學校近期六大重點目標之一。肇端於此,學校即將在本學年召開人才工作會議,全面梳理學校人才工作的基本做法、基本思路、基本經驗,查擺弱項短板,凝聚共識,為建設特色鮮明世界一流大學提供人才方案。

南湖新聞網即日起將陸續刊發【香港深圳物流】系列文章,解剖15只左右的“全球視野、以才引才、以才育才、引育並重,尊重個性、幹事創業”的人才工作“小麻雀”,講述各單位以才引才、以才聚才、引育並重的做法體會,描寫一個個華農人在獅山校園安心生活、匠心育人、潛心治學的成長故事。本期將推出2014年以來入校就職的幾位老師,聽他們講述來華農建功立業的故事。

匯八方才俊,育獅山英才。在建設特色鮮明世界一流大學的征程中,學校不拘一格延攬海內外優秀學者,共同成就新時期育人大業。

伴隨着學校內部機構改革和崗位調整,許多單位的工作人員構成發生了較大改變。然而,各學院在進行人才隊伍建設時,始終堅持重視人才、尊重關心人才、以熱情細緻的工作服務人才的行動自覺。

本文采訪到2014年以來入校就職的幾位老師,其中大多數人在入職前對華農並不瞭解。但他們從接觸華農的那一刻起,就感受到了學校的真誠和熱情,又在周到細緻的服務中成為了華農人。

每個人的經歷都不盡相同,在選擇關係自己一生髮展的平台時的具體考量也各有側重。在服務至上理念的引領之下,老師與學校之間發生了怎樣打動人心的故事呢?

嚴順平在實驗室

嚴順平在實驗室

“我們又多了一位服務對象”

當年找工作時,華農是嚴順平聯繫的最後一個單位。他聽一位華農畢業的朋友説,華農的植物學實力很強。上網一查,發現華農確實是一所低調而有實力的高校。

2013年10月,在北京、上海等地面試了一些985高校和研究所之後,嚴順平來到了華農。面試前,生命科學技術學院不僅安排了工作人員接站,還為提前兩天到達的嚴順平安排住宿、辦理食堂就餐卡,便於其自由考察校園環境、與老師交流了解情況。在一次交談中,時任人事處副處長周雄對他説,華農是一個可以安居樂業、實現夢想的地方,學校管理人員、後勤保障人員都是圍繞老師和學生做服務工作的。

面試那天,聽報告的人很多,提問的老師也多。當天晚上,嚴順平與張啓發院士一起交流。聊起聘期考核與教師今後發展目標,張院士告訴嚴順平:“要靜下心來慢慢做,不要急功近利,做出有意義的工作。如果5年時間不夠,可以再延長几年。”學校與嚴順平簽訂的第一個5年期合同正是這樣約定的。“這很合理,是尊重人才成長規律的做法。”嚴順平説。

嚴順平依然清晰的記得,他在面試之後與分管人事的校領導交流,時任副校長高翅説的第一句話是:“我們又多了一位服務對象。”

從學校領導口裏説出來的“服務”,其實早已內化為學校人事工作的細枝末節。嚴順平與家人一同來武漢入職那天,時任生命科學技術學院書記陳勝親自到機場迎接。由於飛機晚點,嚴順平一行沒能趕上從上海飛往武漢的飛機,第二天,學院又安排2位青年老師帶着鮮花到機場等待。當嚴順平一行與接機的老師們回到文瀾閣時,時任學院主要負責人已在那裏等候,而後又親自幫忙搬運行李、一起就餐。“當時的一切安排都很到位,真正體現了學院的‘為人才服務’。”嚴順平説,感動之中,他還為那束花拍了照。

今年是嚴順平回國第6個年頭了,在華農安身的嚴順平感到非常滿意。他的實驗室現有博士後、研究生、本科生等團隊成員20多名,成果產出也已逐漸進入豐產期,除了已經發表的文章,近期還有幾篇文章正在投稿。“後面還有很多工作要做。除了實驗室以外,學校、學院的公共事務我也都會盡心盡力地做好。”嚴順平表示。

王鵬蔚(左二)在指導學生

王鵬蔚(左二)在指導學生

“支持個人實現自我價值”

2016年,王鵬蔚想要回國發展,便嘗試着給華農人事處公共郵箱發了一封郵件。他很快就收到了回覆。令他沒有想到的是,回覆郵件的是園藝林學學院院長程運江。“郵件很長,有針對性地寫了很多東西。”至今,回憶起那封郵件,王鵬蔚依然覺得“熱情、温暖、真誠”。

這種感覺早在兩年前就已經埋下了種子。在時任副校長張獻龍前往王鵬蔚工作的大學訪問期間,王鵬蔚與他就曾有過深入交流。面對張獻龍對他的工作邀請,王鵬蔚選擇了繼續在英國完成項目,取得更多成果。

收到回覆郵件後,王鵬蔚的面試時間很快敲定了。王鵬蔚感到很驚喜,面試期間,時任校長、中國工程院院士鄧秀新專門與他交流了一個多小時,對他未來的研究出口十分關注。“這對我的觸動很大。”王鵬蔚認為,這種着眼未來的考量,有助於他更加清晰地認識到自己的研究價值和意義。求職過程中,王鵬蔚就與多位老師深入交流,探討能做什麼、要做什麼,入職之後如何更進一步交流、融合。

決定入職後,王鵬蔚很快明確了園藝植物細胞生物學方向,這是一個不同於主流園藝研究的全新領域。“不太符合主流,但是我沒有感到被排斥。”王鵬蔚説,“學院的團隊成員們都非常支持我,他們相信我的研究是有潛力、有價值的。”

從本科開始就在英國求學、工作的王鵬蔚,如今正在充滿關懷和包容的環境裏專注於研究探索,逐步實現個人自我價值。“在華農,從來沒有人限定我一定要做什麼,不能做什麼,這裏不會拔苗助長。”在王鵬蔚看來,團隊成員們更希望自己發揮優勢共同發展,而不是僅為團隊做事,他説:“這種支持跟經費支持不一樣。”

從事基礎研究的王鵬蔚,如今經常被程運江教授和郭文武教授帶出學校,瞭解產業需求與學科發展態勢。“這相當於是二次學習的機會,對我來説也是很大的促進。”王鵬蔚説,正是在這種交流碰撞中,他的自我目標變得更加明確,對自己的未來的發展也有了更多的信心。

滕懷龍(左四)與學生

滕懷龍(左四)與學生

“學校能做到的都想方設法做了”

在武漢讀了9年大學的滕懷龍,赴日本進行了5年的博士後工作。當他打算回國時,導師建議他尋找一個能夠支撐自己發展的平台——他沒有想過自己會再次回到武漢。

理學院院長陳浩通過學術搜索找到了滕懷龍。陳浩對滕懷龍發送了多封郵件,進行了多次視頻通話,還委託學校在日本訪學的老師去找滕懷龍面聊。這時,滕懷龍的求職意向開始向華農傾斜。

2018年1月,滕懷龍來到華農面試。面試後,時任學院書記李金髮帶他到一間房子裏説,這個是你未來的實驗室,馬上可以裝修。當天,滕懷龍還看了辦公室和住房。“能解決的問題全部都為我解決了。”滕懷龍回憶,這讓他感覺學校很重視人才,經費也比其他地方充裕。

在學院書記、院長親自陪同看校園、考察學院的過程中,他對於自己今後將要開展的工作也有了更多信心。“研究生質量很高,做有機合成的基礎條件也足夠。”滕懷龍很快下定來華農任教的決心,“導師讓我好好考慮一下,我説不用了。”

2018年3月,日本的合同期限一結束,滕懷龍就直接來到華農,半天辦理完了所有入職手續。雖然錯過了招生時間,但學院已為其預留了2個碩士1個博士。從兩個小孩插班入學到家屬工作,學校為滕懷龍全部安排妥當。“從老到小,一家人的問題全都被解決得很好,學校能做到的都想方設法做了。”在滕懷龍看來,學校誠意十足,各方都很周到,“不官僚,人際關係融洽,在這裏工作很開心。”

入職以來,滕懷龍也在與不同學科老師的交流中不斷探索、尋找合作機會。科研和教學之外,滕懷龍還擔任了化學系副主任及理化分析中心主任,負責研究生培養公共事務工作。

“學校有足夠的魄力把我放在這個位置上去花時間培養,自己就更加不能辜負信任。”滕懷龍説,兩年以來自己的能力提升很快,他覺得自己當初的選擇很明智,也為自己成為華農人感到驕傲。

上一頁 1 2下一頁
責任編輯:蔣朝常 湯海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