南湖新聞網

香港深圳物流 > 新聞 > 華農人物 > 正文

【香港深圳物流】馮雄漢:做“經師”,更做“人師”

核心提示: “馮老師學術科研上治學嚴謹、學識淵博,生活中温文爾雅、謙和熱情、平易近人,他一直都是我學習的榜樣……”在學生眼中,資源與環境學院馮雄漢教授亦師亦友亦親人,是“經師”,更是“人師”。

他説:“我沒什麼特別的感性認識,就想努力把教書育人的事做好。”

他説:“我只是把學生當成朋友一樣平等交流,當成孩子一般去關心愛護。”

他説:“我不苛求學生,只希望他們能認識自己、不斷成長,做自己喜歡的事。”

他是“優秀共產黨員”,也是學者教授,但在學生眼中,他亦師亦友亦親人,是“經師”,更是“人師”。

他就是資源與環境學院馮雄漢老師。交流中,他和同學們一起學習和研究的畫面不斷閃現。

“他一直都是我的老師”

2003年畢業、2004年入職,土壤專業畢業的馮老師,在環境專業剛起步時,選擇留在了環境系。他從頭開始進行學科建設,邊學邊教。

作為《環境化學》的創始人,馮老師克服重重困難,第一次啓用電教、第一次使用膠片和PPT,從“0”到“1”,不斷突破。

為使理論與實踐相結合,從株洲化工到武穴祥雲集團,馮老師團隊不斷探索實習地點,最終落點宜昌化工。

帶學生實習

馮老師帶學生實習

“他一直是我的老師。”劉廣龍是環境科學專業第一屆本科生,提起馮老師,他總是滿臉自豪。“馮老師是一個很努力的人,他的課程發展得越來越好,我也在不斷向他學習。”劉廣龍如是説。

不負眾望,學科2005年獲批環境科學碩士點,在2008年創建為湖北品牌專業,2017年我校生態/環境學科進入ESI前1%。

幾年後,劉廣龍留校工作,和馮老師的關係也從師生變成了同一教研室的同事。每當劉廣龍在科研或是教學上有問題,他總是向馮老師尋求幫助。馮老師也總像從前一樣,熱情、毫無保留地幫助他,還説:“隨時歡迎你來!”

對馮老師而言,最欣慰莫過於和自己的學生“同台競爭”。2020年自然科學基金名單裏,他無意發現了學生的名字。“和自己帶出來的學生一道競爭,感覺還蠻有意思。”馮老師不禁露出笑容。

“他用細節感染着我”

“現在錄音還能找到。”馮老師肯定地點了點頭。

這份錄音是他錄下的學生們的理想。2009年,擔任環境科學專業班主任的馮老師,在薈園宿舍樓八棟的活動室召開了第一次班會,錄下了每一位同學對未來的規劃。

與本科畢業生合影

馮老師與本科畢業生合影

其中有一位同學叫徐棟,他的目標是出國做環境工程師。他每天把規劃寫在紙上放進書包,一步步落實,日復一日的努力後,徐棟最終留在美國,成為了一名環境諮詢師。至今,他仍通過QQ或郵件和馮老師保持着聯繫。“我一定要回來聽聽當年的錄音。”徐棟總這麼説。

而另外一位和徐棟同班、同一學習小組的萬彪同學,在大一便申請了大學生科技創新課題。“他是真正地瞭解自己,知道自己適合做什麼的人。”多年後提起學生,馮老師語氣中滿是肯定。

萬彪對老師的科研很感興趣,課後總是主動地自主查閲書籍、文獻,更是馮老師辦公室的“常客”。早在大一,他便開始探索實驗,在和老師密切的交流、學習過程中,對科研的熱情越燃越往,對科研精神的領悟也愈加深刻。而寓教於研,也正是馮老師的理念之一。

在給本科生上課的過程中,馮老師始終堅持做好每一個細節。“有一次,為了提前做好預實驗,讓課堂上的演示更順利,老師特意跑來找我要了兩個塑料瓶。” 2019級博士應潮鋆説,“就是這樣的細節不斷感染着我,馮老師嚴謹認真,總是用自己的行動教會我們一些道理。”

“感謝您當年‘收留’了我”

帶學生外出實驗

馮老師帶學生外出實驗

畢業一年後,付萬同回到母校,給馮老師送了一大束花。

付萬同是研究生時期轉導師轉到馮老師名下的學生。當時,他在其他老師的課題組中無法繼續研究。“老師,你能不能收下我……”這是他對馮老師説的第一句話。

一摞保證書,一段誠摯的對話,就這樣,付萬同來到了馮老師的課題組。

“我給予他充分的信任和自由。”馮老師瞭解到,因家庭方面的問題,付萬同在學習上有些鬆懈,約束不住自己。

十指有長短,因材施教是良方。儘管主動寫了保證書,付萬同還是沒能收住玩心。從重金屬到礦物轉化,到最後轉向宏觀實驗,他前前後後換了三次課題,馮老師都按照他個人的發展意願協助他制定課題計劃。

回母校時付萬同説,感謝馮老師告訴他不能自暴自棄,要對自己負責。“只要你滿意自己的狀態就好,自己覺得有收穫、有成長,就值得。”馮老師的話,總是簡單有力量。

另一位學業遇到挫折的邵玲麗同學,選擇在2019年9月辦理休學。“我很支持她,不開心可以出去散散心,身在實驗室心也要自由。”談起和學生的故事,馮老師的臉上總是帶着微笑。因家庭原因,邵玲麗選擇在武漢找工作,在一家公司當環境諮詢師。

一年之後,得知邵玲麗要回來,馮老師提前兩天把實驗台安排好。

歷練之後,邵玲麗狀態有了明顯好轉,課題、成績都有了提高,而這正應證了馮老師常説的“做實驗,首先得把心境調整好”。

“他更像我的親人”

亦師亦友,對同學們來説,馮老師更像親人。

2008年中秋,馮老師特意為身在異地實習的同學們舉辦小型聯歡會,以緩解他們的思鄉情緒。

<p>課題組研究生</p>

馮老師課題組研究生合影

2007年保送到馮老師課題組的碩士研究生張芬,因親人患病急需治療,不得不暫時放下手中的課題。迫於生活的壓力,張芬曾想放棄繼續攻讀碩士。

“把實驗停下,安心處理家裏的事情”,這是馮老師給張芬的第一個建議。隨後,他和課題組內的另一個導師一起,自己資助、聯繫提供資助的單位,給予張芬最大程度的幫助。

當時馮老師正在美國特拉華大學攻讀博士後,生怕張芬就此放棄學業,時常通過郵件鼓勵、支持她。張芬重新入學時,馮老師給她匯了一筆生活費。“你只管安心做科研!”馮老師的話語讓  張芬心安不少。

最終家人痊癒,張芬繼續攻讀碩士。“馮老師是我人生中的良師益友,但他更像一個大哥,指引着我前行。很感激當年他對我學業上的激勵和生活上的幫助,沒有他還有今年退休的劉凡老師以及一些師兄師姐們的鼓勵和幫助,我的碩士求學之路不會順利完成。”多年後,在電話那頭談起那一段往事,張芬的語氣中仍有起伏。

如今張芬已在湖北工程學院工作8年,當過兩屆班主任。熱情、隨和、有耐心,是她在日常工作和實驗教學中的常態。她説,這大概也是馮老師對她的影響之一。

採訪結束的那個傍晚,張芬又發來一條312字的短信,“馮老師學術科研上治學嚴謹、學識淵博,生活中温文爾雅、謙和熱情、平易近人,他一直都是我學習的榜樣……”。

(本文作者系學通社記者 鄭聖諾 校新聞中心記者 川竹 審核人 吳義生)

相關閲讀
責任編輯:蔣朝常 黃雅姿